爱读屋

17. 第17章(第1/2页)

眼见为实,耳听为虚,南絮让人把出门那日送东西过来的两个丫鬟找来,当面对质。

只是翻遍了周姨娘院里,都没找见这二人。

南韵仰了仰头,挑衅地望过来,她生的娇俏可人,奈何眼里阴毒破坏了皮相。

“三妹妹把这两个丫鬟打发到哪去了?”

南韵嗤笑,“我不知道二姐姐在说什么。”

知不知道不打紧,南絮也没奢望从她嘴里问出什么。

她转身朝着玉茗耳语几句,玉茗点头,快步出了花厅。

众人不明所以,赵玉琴阴阳怪气道:“阿絮这又是干什么,别故弄玄虚,要我说都是一家子骨肉,说不定出嫁那日你心情不好,不小心把什么东西洒在了三妹妹身上,道个歉的事,何必那么麻烦。”

殷芜最看不得她这幅嘴脸,“说得像是你亲眼看见似的。”

两妯娌多有摩擦,赵玉琴回回在殷芜面前吃瘪,况且她又帮着侯夫人掌家,说两句过过嘴瘾,并不敢如何放肆。

恰好丈夫在桌子下扯了扯她的衣袖,赵玉琴心里不得劲,只得悻悻闭嘴。

唇枪舌战也不是头一回,说起来都是嫂嫂,南絮不理会,只端坐等着。

侯夫人见不得女儿受此委屈,她又不是不知道南韵是什么性子,哪能容得下她这样红口白牙地污蔑。

南絮却紧紧拽住母亲的手,眼神灼灼地望着永安侯,“阿爹,女儿想知道,如果查明是三妹妹污蔑我,你该如何处置?”

永安侯有些不敢直视南絮的眼睛,“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妄自污蔑手足,致家宅不宁,当罚鞭笞十下,禁足祠堂。”

南絮欣然点头,“望父亲说到做到。”

南韵不服,“若确实证明我说的是真的,二姐姐也不能幸免!”

殷芜古怪地看她一眼,提醒道:“阿絮如今是魏阳伯夫人,三妹妹此话也不怕得罪了伯爷!”

南韵无视,吓唬谁呢,连回门都不来,有什么夫妻情分可言,怕是厌弃的很。

足足半刻钟过去,还不见出去的玉茗回来,众人神情都有些微妙。

谁都不知道南絮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总不能一直这么等着,赵玉琴不耐地扭了扭腰肢,伸手戳了戳身旁的丈夫。

南羿凌心领神会,出声告退,“既然伯爷未到,妹妹们又闹出这样的事情,儿子和玉琴便不多待了。”

想着少几个人便少点是非,永安侯缓缓点了点头。

说着三房李婉也拖着南羿怀起身告辞,好好的回门宴经此一闹,变得索然无味。

南絮面上不显,心里却十分委屈,紧了紧手里的筷子,姣好的容颜寸寸龟裂。

侯夫人察言观色,猛地把手中的筷子搁在筷架上,发出清脆的响声,“老二,老三,坐下!”

“母亲…”

“事情没弄清楚之前,谁都不能踏出花厅,事关你们两位妹妹的声誉,不差吃饭这点时间!总不至于外头瞧着咱们大不如前,连你们的心也散了吧!”

南羿怀不敢反驳,南羿凌却不怵自己母亲,他拱了拱手,“母亲见谅,儿子最近苦闷,没心情听这些…”

话还没说完,几个老仆禀报魏阳伯府的人来访;随即便见刘回带着几个彪形大汉闯了进来。

永安侯脸色微变,暗想这新得的女婿果真没把他放在心上,下人都可随意登门。

“刘回,你来干什么?”

南絮拧眉,有些不解。

刘回却满脸焦急,顾不得众人怒目而视,跑上前低声向南絮禀报:“夫人,余荣传来消息,情况紧急,我不敢隐瞒,特此来告。”

他本是追着南絮而来,哪成想刚出伯府,报信的人便把这东西交给了他,密信被撕开,南絮一目十行看完,心里咯噔了下。

落水?失踪?

谁?

段文裴!

刚成婚新鲜热乎,还不熟的夫君!

“阿絮?”

侯夫人见她神情不对,担忧地看着她,“若是有急事,你先去,府里的事你别管,有阿娘在。”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新书推荐

解佩令荒芜乐园土著知青不受摆布了读心后紧抱穿书者大腿经商后养个女儿考状元蛊爱长生死对头世子对我真香了系统转职再就业我和死对头结婚了社区食堂经营指南[名柯]老师,菜菜,捞捞异世界马甲扮演指南小可怜被迫嫁给大坏蛋后养五条咪后有了最强老公他悔了当万人嫌参加恋综偏航蔷薇越轨死对头失忆后喊我老婆[娱乐圈]这个男主女配不要了米花的猫咖也危险!我们是宗门最好的一届成败之名 [赛车]谷绪末世的幸福生活室友的猎物盯上我周老师的北京爱情故事嫁给魔主后,她的白月光回来了我慕娇娇穿越成路人被反派团宠了我对太子暗卫有想法菲谢尔的伟大航路她与未亡人贤妻为上(双重生)被公子盯上后怎么办?[原神]原来我才是大佬[主咒回]疯批富江在线追我![崩铁]药王正统在欢愉病弱皇兄又在耍心机我靠种茶带领全村致富